梵仙草

弟弟

你能不能教教你小张哥哥

这种衣服的正确穿法啊

!!!!!!!!!!!

【刘传单×张医生】明侦探自割腿粮产物

赫日炎炎,六月的骄阳烤的行人汗流浃背,在这样的天气里那只一蹦一蹦的绿头恐龙倒是在热浪中清晰了起来。

刘远擦了擦额头的汗发现擦了也是白擦,没办法穷学生嘛。但他也不傻啊,趁着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便像条灵巧的小鱼溜进了背后的医院。

享受着医院的冷气,顺手拍拍周围因好奇聚过来的小盆友,听着耳边柔绵的童谣,眯着眼睛舒服的都快睡着了。“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被这声音吸引,刘远撑着头好奇起来,这样温暖的声音,它的主人是什么样的呢?这一瞧原本微眯的眼睛瞬间瞪圆了。

一个男人,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身高将近一米八梳着成熟的背头,却一点也不显老气的男人。气质清清冷冷,很有高级感。此时正玩弄着手指布偶轻声哄着面前哭闹的小孩。浑身洋溢着柔和安宁的气质中和了俊朗的脸部线条,这种反差感可以说冲击十足。

至少在刘远的眼里是!他是个gay,却一直对周围同龄的同学朋友没有感觉。单身了这么多年在今天,少年才体会到正常男人看到美女的感觉。

他呆呆的看着,看医生笑起来肉嘟嘟的脸颊,扣的紧紧的衬衫扣,和脚部裸露的看似不合风格,却更加诱人的脚踝。哭闹并没有停止,刘远在恼人的吵闹声中回过神来,发现这小孩还哭上瘾了,越哭越大声。

张医生咬了咬唇,他向来会哄孩子怎么会今天就不灵了呢? 正无奈着,余光却撇到一颗绿色的大头,左摇右晃的冲过来。

什么鬼!张医生还没看清,就见这只异类在小孩面前欢快的扭来扭去,到是把孩子哄好了。抚了抚自己的心脏,朝来人道了句谢,还是趁空抓紧听诊吧。

刘远低头仔细的瞧着,一直瞧到张医生听完诊,不自在的回看。

“张医生你好,我叫刘远,是个医院聘来哄孩子的” 张医生抬头,只看见笑的灿烂的小虎牙,和晶晶亮亮的眼睛。低头笑了笑,说好啊。

刘远回到家打开许久没用的电脑,这东西原本是他最得意的武器,现在却是他心头的炸弹。在网络上他因被人教唆间接致人死亡,原以为自己是正义的使者,事实却是地狱插在人间的一把刀。

要是没有这些事就好了,也许哥哥还在,也许双手还没沾染上鲜血,也许今天这么温柔的人我也能拥有!是的,他喜欢那个医生,今天在医院受到了多少治愈,便激起了他多少怨恨!反正已是恶魔,不如来完成这最后一件事。

十一月二日,虽然路上莫名昏睡了一会,但他还是如约按照好汉联盟绿巨头的指令来到了无名艺术馆。刚躺了一会就被一个叫撒网的人鬼叫了出来,不过见鬼的是张医生竟然也在这里。满脑子正糊着就听到撒网嚷着说要查案。见到张医生的惊喜并没有持续太久,接着就被无尽的紧张淹没。

他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按照恶作剧的顺序布局,他违背了指令,布置了弹珠发射器,要甄相帝死。

那个该死的侦探,执着的要找出凶手。看了看旁边的张医生,也许他也是好汉联盟的成员,也许只是无辜群众,但无论怎样,要是知道了原本恶作剧的指令被自己做成杀人凶器。一定是自己不想面对的结果。

“张医生~你还记得我吗?”

张医生看着一蹦一蹦的不知道是龟还是马的骑兽少年努力的向自己扭近,不由被唬的后退一步。

“诶…后面有水”

看着这坨不明生物朝自己咬来,张医生连忙稳住自己拉开距离。

果然不记得自己啊,少年怏怏的垂了垂头又迅速抬了起来,也好。

“张医生,我是个发传单的”

小巧尖锐的虎牙很是刺眼,张医生不太想理会,小声回了声你好,便抬腿上了三楼。在这无名孤岛里,他们只有找到杀害甄相帝的凶手,才能洗脱自身的罪名。

没想到这小孩却粘了上来,嘴里嚷嚷着害怕,手上却一手一个暴力拆迁。

“张医生,快来这有字条”

“张医生,这里有视频也”

“张医生,张医生我发现了录音笔”

最后自己只能无奈的停了手,因为这小孩扯着自己的衣袖,眼巴巴的耍无辜。

“这个我能吃吗?”

叹了口气,“可以的,吃吧”

刘远使出了全身的招数干扰他,奈何他就是对自己的房间感兴趣。没办法只好偷偷探着头,盯着医生一秒都不肯离开视线。

最后着急了也只能孩子气的梗着脖子赌气“如果我是凶手,我不会让你在我房间里找到任何证据”

张医生看了看面前气鼓鼓挡道的小孩,笑了笑。

“我知道,你不是”

刘远有些惊讶,有些窃喜,但更多的还是紧张。如果是弹道致死,他又该如何面对张医生。

“渴了吗?要不要喝点奶”

“嗯” 委委屈屈的接过那双白净修长的手指递来的牛奶,心里还是有些美妙。

大家被集中在一个屋子里讨论,一直担心受怕的刘远,倒是没想到张医生悄无声息的找到了那么多线索。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快速理清了人物关系。他是黑豹纹,也算意料之中。

不过看着他不停绞这自己发白的手,心里也有些心疼,如果不被利用。这双漂亮的手是用来救死扶伤的吧。

越是这样就越想要弄清真相,得赶快带他离开这里才行。灵光一闪间突然发觉弹道的位置不对啊。这样的话凶手就撒了谎,替自己补齐了没做的程序,并且一定会在最后保证完成任务,必须看到死者死亡而让自己无法受到威胁。

想清楚这一步,刘远有些急切的辩解,也许真相就快接近了。

欧小编是凶手。我们成功了。

刘远偏头歪向张医生,像个要糖要奖励的小孩。医生只是柔和的笑着,好似暗含鼓励。

夜深了,外面雷雨交加,只能再此过夜。摆脱了嫌疑,又能和张医生待在一块,刘远觉得很兴奋。晚上早早的就守在了张医生的门口,还没想好怎么敲,门就自己开了。

张医生没想到门口会有人,眉头皱了一下又极快的舒展开来。

刘远怕他觉得自己是变态只好抢着快速解释道“张医生,我饿了”

眨巴眨巴眼,装的纯良一点。

“可是我屋里只有糖”

“糖也行”

张医生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位,嗯…不知道骑着龟还是马的传单小孩儿艰难的从门缝挤进来。

“这么晚还要吃糖,你是小孩子吗?不怕蛀牙吗” 嘴上笑着调侃,手上还是宠溺的翻着糖给他。

“我牙好着呢”还是这幅得意洋洋的样子。

“是吗?张嘴我看看” 原本是开玩笑似的扶着小孩儿的下巴,小孩儿倒是意外乖顺的张大了嘴巴。

张医生只好认真的检查起来。

刘远一垂眼,喜欢的人就在咫尺之间,彼此呼吸交融,偏生他还看的如此认真。头顶的光映下来,又长又直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两倍长的阴影,丰润光泽的唇微张着。

“还行,真没蛀牙”直到张医生开口说话,气息扑面而来,睫毛像小刷子一样眨着,刘远才反应过来有多近,马上后退着离开,要是被听到自己跳成鼓的心跳,还怎么见人。

张医生被他反应吓了一跳,倒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抬手看了看手表。轻声安抚小孩儿几句便送他出了门。

刘远直到回房间都还懵懵的,在吊床上荡来荡去回味。直到听到欧的求救才惊醒过来。开门就看见张医生一路狂奔了过去,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那句我在呢,内心不由闪现了一丝嫉妒。

看到玻璃里的欧小编,才发现—游戏并没有结束。

十五分从张医生的门出来,其实他去了欧的房间,恶念一旦开头就无法停止。既然甄相帝能守报复死亡,那么欧小编这位已成定局的真凶也该死。煽动民众,恶意造谣,哥哥的人命她也该背上。

可是又是谁,抢先下了手?刘远发现也许自己不能再小觑这件案子。这群人里还有另外的凶手,是一个还是两个抑或是一群?他又该如何保护好他喜欢的人,线索复杂的令人头痛,最闹心的是他想保护的人却有意无意的离他越来越远。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哦,魏护士的出现。想到这一切便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阴郁,这一切都结束就好了。

凌晨十二点已过,转眼又是一天,不行这个进展太慢了,欧小编意外被叫去谈话,死亡时间延后很有可能导致后面的计划出现变量。全靠一个捕鱼的真是高看他了,后面的进程必须自己把握。张医生一边冷静的布置杀人计划,一边奔去了捆绑欧小编所在的玻璃房后方,那里才是重头戏!

待到所有人被吸引过来,手指轻轻触碰上墙壁的开关,啪   灯熄了。

黑暗里张医生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对这群凶手勾起轻蔑的嘴角。

还不够呐,一切才刚开始。

在所有人惊慌失措时,他在等一个人,只有他来了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满堂彩。正在静心听着手表秒钟的倒数,袖子却被扯住了,他并没有在意。直到这只手慢慢下移勾住了自己的小拇指。僵硬了片刻,凭背后的触感分辨出了是那个骑着滑稽玩偶的小孩。

有意思。

刘远在身后呼吸都要停滞了,趁着黑暗他碰了碰张医生的手,但是却并没有被甩开。狂喜瞬间遍布了全身,不过要是没有这碍事的龙就好了,说不定能抱上去顺便揩点油。咂了咂嘴,还没来得及享受两秒,就被身后冲出来的人吓到甩手尖叫。

他叫是心虚,可为啥张医生叫的更大声啊。吓死你未来夫君啦。

3...2...1  啪。高音量启动了声控灯。新的人物出现了,不应该叫他美颜队长才是。 张医生默默在角落冷笑,人,终于到齐了。

故意选择了没嫌疑4号门,故意开启了转门,暴露了起子,罪恶城民,什么时候重回地狱的怀抱。

惊悚的笑声,无限的梦境,每个人都像困兽般乱撞。除了在天真案中略有反应除外,其他时间的张医生都像碰巧来喝了杯下午茶般无辜。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看着魏护士和刘传单互咬,白月光与魏护士互撕,甚至是何超的自导自演。

太慢了,还是太慢了。盗梦空间,什么心锚 ?

“我想听听真正的巨头..." 

   都是假的 

  "怎么说”

   快点吧...快点..

“奇异硕士和绿巨头..是一个人”

   快点去死吧。


刘远很聪明,从小到大都是。

在团团迷雾中抽丝剥茧,清晰的抓准了了凶手的职业,却戛然而止。

自暴自弃的胡乱投票,想将选择交给上天,没想到最后决定性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他抬了抬手,拍在了白月光肩上。

所有人都可以遗忘,但他却会永远记得,初见张医生时,他温柔的哄孩子的样子。儿科  医生。

凶手赢了在所有人一脸震惊与绝望的时候,刘远颓然的蹲下了。

“你们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却只不过是一群无知腥臭的恶爪,没有大脑,洋洋得意,也总有一天会被无辜的鲜血腐蚀”

医生没有抬眼,在阴影里,抿着嘴唇好似难过,又好似压抑着疯狂的笑容。

一个,一个,都进地狱陪葬吧!

同伴们依次被捆绑塞进囚笼,刘远也伸出了手,却没等到他的制裁。那条黑布绑在了他的眼睛上。在小意的牵引下,踏过楼梯,重见光明。

医生捂着脸,就在面前,勾着嘴唇问他“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刘远直勾勾的盯着他 “知道,我的房间”

张医生轻轻的拂过龙化石的骨架,抬眼看了看刘远身下的恐龙,嘴角仿佛在讥笑。

“所以你记得我”

   医生笑的更加开心了。

“记得,我在赌,我赢了。喜欢一个恶魔,后悔吗?”

“包庇凶手,是同罪”

“什么”

我知道是你,我们同样失去了亲人,但你不一样,你从一开始就是完完全全的受害者。我难过的是,我不能更早一些知道,替你揽下来,保护你清白的手。

梦境空间里说,如果无法脱离梦境,那么你将和你心中的恶魔永远困在深渊。

如果已成定局,我们都是恶魔,那么与你沉沦共舞,也很好。

“所以你,会喜欢我吗”

震惊社会的自媒体连环刑事案件,并没有为这个酷暑带来更多的凉意。除了新闻标题党得到了扼制,百姓的日子依旧过的平淡如水。谁也无法想象那被一把大火烧的一干二净的孤岛底下,藏着怎样的故事。

太阳还是敬业的照烤着大地,医院也一直是最干爽舒适的避暑地。跑的满头大汗的少年倚着门框看着他的医生,熟练的比着兔耳朵哄孩子,幼稚的童谣也能唱的洋洋盈耳,天籁动听。给最后一个孩子开完药,回头就能看见那个门外那个歪头傻乐等着自己下班的人。眼睛很亮,嗯…虎牙很刺眼。

滴滴滴